盖世先生.

就是很小学鸡的小傻雕.

长安

(发现文笔是真的很烂,事情交代就很不清楚,第一次写文,缺少社会的毒打啊🙈)

是我打扰了抱歉.


2.此刻才值黄昏,街上都已经是人来人往,夜晚定会极其热闹的,当然也肯定少不了一种意外的存在——

       “看你一身正气的样子,居然公然做这种事情!”嫕染怒的惊呼出声。看不过眼,竟和面前的蓝衫少年动起了手。

       丁泽仁此刻也是非常无奈,一个人出个门,居然遇到这种事情,是真的运气很差了。这一边急忙解释,又一边接下少女的招数,“姑娘,误会啊,别冤枉我啊。”转眼已身过数招。

      “什么误会!我在你身后半步之处亲眼目睹你拿走别人的钱袋,还狡辩?”街上人越聚越多,纷纷等着看这场好戏。

       丁泽仁见人一多,突然有些急了,正想着怎么解释,动作都慢了几分,朱嫕染见状,步步紧逼,找准机会,直接一手抵在丁泽仁颈间,抬眸对上了他慌乱未曾平息的眼。

       丁泽仁愣了愣,到嘴边的话突然停了,直直对上了少女的星眸。

       朱嫕染此时得意的轻笑,收回了手,却又摊开了另一只手,向少年挑眉。

      “姑娘这是何意?”丁泽仁眉头微皱,略有不解。

       “拿了别人的钱袋,不打算还?”朱嫕染自是一个利落的反问,声音不大不小,却让周围人听了议论纷纷。

长安.

1.

      又到了一年中热闹的中秋时节了。大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多是公子才俊或蓝裙粉衫的美丽少女。一年灯会,除了吃月饼和饮酒外,还有诸多活动,倒是有趣的不行。

       人们都喜欢在这一日相约赏月,乘画舫游湖。少年少女则是可以互赠礼物,表明心迹。

       因此,少女们更在这一天精心打扮,尤其是些千金闺秀,各个彩裙轻纱,描眉画眼,绾发戴钗,翠珠发簪在头上是格外好看。

       说来也确实有些心疼的正值花季的少女们,还没好好向往爱情,却早已背负家族使命,成了稳固家族地位的可怜人,嫁与不相爱的人,堪堪度完一生。一年中的节日,就更让人向往,找到一个相伴一生的好郎君。

       朱嫕染是第12次来长安,自3岁就离开长安,只是每年回来一次,她一年会去很多地方,却很少来长安。

       说起朱家,倒是有许多响当当的名号,这朱家的家主,是朝中威望极高的文官,夫人是云鹤山居主的女儿,两个儿子,更是优秀,一个是年少有为的少将军;另一个则是医术过人。两人奔赴战场,立过大功,都是让城中少年羡慕,城中少女仰慕的对象。

       朱嫕染是这家的三小姐,本来是应在长安生活的,却在3岁那年,被送往了云鹤山,与外公外婆生活,每年哥哥师兄们都会带她去游历很多地方,但对于长安,哥哥和父母总说:长安不是个好地方。

        今日她也是一个人在长安街上,不习惯有人跟着,就漫无目的的随意走着。